当前位置: 主页 > 乐博娱乐平台 >

传说古城?横跨600年,历史不曾遗忘……

时间:2018-01-07 11:46来源:未知 作者:吴博士 点击:
早期武雅拉也街景。 甲市最老字号凉茶档的招牌。 ◆撰稿:陈寿锦 马六甲在整个世界的发展历史上,或许只占据一个微不足道的位置,可是,如果熟读历史,当会知道,在世界的航运

早期武雅拉也街景。甲市最老字号凉茶档的招牌。

◆撰稿:陈寿锦

马六甲在整个世界的发展历史上,或许只占据一个微不足道的位置,可是,如果熟读历史,当会知道,在世界的航运与贸易,马六甲处于东西航运必经之海路,也曾是贸易繁盛的其中一个商港。

十五世纪初,拜里米苏拉自淡马锡避难来到马六甲,就决定在这里建立王国。历史的命运把刚刚帝位易手的明朝带到了马六甲,明成祖派出的一支远洋舰队就随着航程来到了马六甲,成为马六甲能够稳定立国的坚实扶持力量。也因为这样的历史渊源,马六甲长达六百年的历史,从立国开始就由远方的中国明朝载入史册,留下文字记载。

接着郑和七下西洋,五次停留马六甲,而马六甲已能凭着掌扼海峡要道、建立深水海港,国势稳定发展的大好条件下,成为世界上其中一处最热闹的商港。据历史的书写,在马六甲王朝商贸的高峰期,做买卖交易最拥挤处的城里,可以录得八十二种不同的语言在交流。这是马六甲第一个地运笼聚的时刻。

经历葡荷英殖民时期

马六甲王朝只传了百余年,就被远自欧洲,刚刚崛起的海上强国葡萄牙所占领。葡萄牙发展远东据点,除了掠夺资源运送回国,其另一目的是为了宣教。葡人占领马六甲期间,因与印度裔人氏相好,印度裔在城中社会地位和商务如鱼得水,其他族群难望其项背。

葡人的殖民只延续了一百三十年,荷兰军队兵临城下,酣战七个月之久,历三任荷兰总司令,才把马六甲攻下。到了葡人兵败退走,马六甲城内生还的人口只有大约三千之数。

就在荷兰人占据马六甲的不久后,远方的中国也在发生着巨变,明朝抵挡不住清兵入关,崇祯皇帝在煤山自尽,清朝正式立国。不愿接受满人统治的明朝遗民,纷纷出逃,形成第一次大型移民潮。中国东南两省的先辈涌往东南亚一带,部分流落到马六甲。

华裔甲必丹立足三宝山

在荷兰殖民时期,为了方便管治城里的各族人等,首设甲必丹制。马六甲华裔族群的甲必丹自设定就以青云亭为办事处,审理城中华裔事务。第二任甲必丹李为经在位时,为了不让荷兰殖民政府铲平三宝山用以填海,乃出资自荷兰殖民政府手中购入三宝山,转交青云亭托管,从此成为华裔先辈的长眠义山。据记录显示,在买下三宝山的年代,城中华裔人口不到三百,甲必丹李为经买山赠地的义举,深具气魄和眼界。

后来欧陆战火吹起,荷兰不得不把在远东区的殖民地交由英国托管,英国在占领槟榔屿和新加坡之后,顺理成章接管马六甲。

1807年,英国在马六甲实施“焦土政策”,把自葡萄牙殖民时期起建的整个城防围墙拆除,只留下一道城门;有一个人刚好来到,看到不妙,立即去信劝请英国总督停止破坏和逼迁,总督答应。这个人,后来去了新加坡,成为开埠功臣-莱佛仕。城市没有被毁,教会决定以马六甲做为东南亚的传教中心,面向东方。1815年, 米怜牧师从广州带来蔡高和梁发,同年8月5日,就在马六甲创编了世界上第一份华文报《察世俗每月统记簿》。后来,为了加速印刷速度,又发明了活版华文铅字。接着, 开办英华书院,让在地华人后裔接受英文教育,培养殖民地的接班官员。

港务转移内陆贸易崛起

英国占领马六甲后,也以马六甲作为一个军需补给的重地,积极往中国沿海进行贸易和贩售鸦片,伺机扩大侵略版图。同一时期,跟随米怜牧师的梁发,其子梁进德则回到中国,竟成了林则徐的幕下编译。林则徐于1839年在虎门滩烧了英国人2万280箱鸦片,触发了1840年的中英鸦片战争。因为战败,清朝把香港割让给英国,在马六甲的英华书院随之远赴香港开分校,英语教学发扬光大。而米怜牧师为了传教所需在马六甲印刷了一些《劝世良言》,其中部分就流传到了中国,落到刚考举人再次落第的洪秀全手里,历史再次风起云涌。洪秀全宣称得到上帝的旨意启示,撑起太平天国的旗帜,差点就把清朝历史缩短几十年。

英国在马六甲殖民时期重视教育,除了通过教育来完善文官备用制度,也鼓励土生华裔家庭的后代通过教育,参与更深广的贸易活动。马六甲港口的繁华随着淤泥日深退化导致港务转移,但内陆地域贸易却再次成为区域的中心,许多土生华裔家庭因而致富。地运再一次降临马六甲。

树胶经济吸引客工移居

这时,马六甲城中几乎已经被华商通过经济势力扩张所占据,拥挤的人口把旧城区(也就是今天的世遗核心区左岸部分)变得人满为患,亟需一个发展的新空间。马六甲河道上的第二道桥,要迟至1885年才建竣,地点就是今天的「鬼门关」桥。

当时的华商陈温源看准了马六甲的发展潜力,就在建桥后不久大力发展附近的地带,让武雅拉也(Jalan Bunga Raya)以至新街(Java Lane)一带,成为城里最新的住宅和商业中心,发展势头一直延续到二战之前。

廿世纪初,马六甲又出现以陈齐贤为首的商家,凭毅力让马六甲成为树胶首种成功的亚洲地区,耕种所需的大量劳力需求,吸引更多客工移居到来寻找新生活,形成又一次的移民潮。

后来历经世界经济大萧条、二战的战火蹂躏,以至马来亚独立,马六甲从无尽繁华归于平淡,变成一座韬光养晦的古城。

名列世遗城发展旅游业

2007年是另一次转捩点,马六甲终于凭其优厚的历史,登堂入室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城市,和槟城乔治市同时荣登“世遗海峡城市”之列。

地运似乎又一次眷顾马六甲,让沉睡了好些时候的历史古城再次被发现,蜂拥的游客从世界各个角落而来,但缺乏远见和规划的发展,不禁让人深思:这是个荣耀或是破坏?是旅游业者的集体狂欢或是在地居民的无尽哀嚎?

人们对于马六甲的兴趣,始终纠结在汉都亚五兄弟是否真有其人、是否全是汉人?汉丽宝公主是明朝远嫁而来的皇帝女儿?三保太监郑和曾在三宝山驻紮并挖掘了七口井?人们似乎比较喜欢聚焦于马六甲可以被消费的价值,多于其本身所存在的真实历史价值。

预见在二战前后的一代在地人在逐渐退出人生舞台后,独具特色的古城在地历史也随之湮没。有鉴于此,《传?说古城》发出呼唤,召集志同道合的夥伴,走入老城里的各个角落,进行田野调查、口述历史和资料收集。

马来高脚屋梯阶的美丽雕花砖。泰山石敢当藏身于街道一隐蔽处。

关於《传?说古城》2.0之“槿织风华”

用回忆延续老城故事

“槿织风华”社区计划是延续2014年的大型《传?说古城》大型社区计划,本次开拓另一个老城区,采取比较小规模模式,计划只完成普查资料、人文地图制作和短片拍摄。

自2017年3月开始,团队就走入涵盖武雅拉也、新街、甘榜爪哇和祈安路四个区块,进行逐户的普查拜访,收集初步资料以进行进一步的规划。如同以往的社区计划,团队在地化是一项优势,很快就通过街坊的人脉关系,让计划顺利推展。以三个月时间收集相当足够的资料和老照片,整合、梳理、统计之后,就开始为人文地图和短片的内容做规划。(也已经把十个建构社区的重点主题,配合中国报预先分十期刊出。)

时间很快来到9月,我们团队听到传来的一项噩耗。一位长期在社区内开店修理行旅箱和手袋名牌包的长者郭新福先生,在一个早上突然长睡不醒,从此诀别。就在郭先生身故前数个星期,我们还和他约好拍了部分他的口述,告诉我们他的成长经历和社区的变化。他很热心地带着我们的摄制队,凭他的记忆所及在社区里走了半圈,牺牲了开门做生意和午餐时间,协助我们完成部分摄录。

当令人震惊而感伤的噩耗传来,我们赶在两天时间内,把郭先生的录影片段剪成短片,送到丧府交到他的家人手上。我们知道,这个短片对于还在世的家人们,意义会非常特殊。离去的人来不及说的话语,希望能从录影中的身影,给予家人得到安慰。

同样来自短片的小故事,发生于2011年的首次社区计划。那一年,我们选在社区计划闭幕的最后一夜,邀请所有在社区内被摄录进镜头的长者和所有邻里,露天播放剪接完成的短片。那一夜的播映过程,窥见部分长者被牵动了回忆中心头上最柔软的部分,忍不住偷偷牵起衣角拭泪,这样的景像永远难忘!

是这样的感动,一直鼓舞着我们去做得更多。

我们知道这样的民间计划,写不进教科书也登不了博物馆,可是,在这座城市原来的面貌消失殆尽之前,我们曾经努力书写并摄录它真实发生的回忆和故事,已是我们作为在地人完成对自己的一个责任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
Copyright 2010-2016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