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乐博国际娱乐 >

美国国会邀请“先知”基辛格问计 他都说了些啥

时间:2018-01-27 09:39来源:未知 作者:吴博士 点击:
美联社报道,1月25日,美国国会召开听证会,邀请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、里根时期国务卿乔治舒尔茨、老布什时期副国防部长理查德阿米蒂奇等肱股老臣,向他们咨询核武器、中东、与

美联社报道,1月25日,美国国会召开听证会,邀请前国务卿亨利·基辛格、里根时期国务卿乔治·舒尔茨、老布什时期副国防部长理查德·阿米蒂奇等“肱股老臣”,向他们咨询核武器、中东、与中俄竞争以及新技术带来挑战等问题,希望他们为美国面对的重大问题建言献策。

作为美国当代影响力最大的外交家,亨利·基辛格在美国政界几乎被当做“先知”,在这次听证会上他说了什么,我们不妨看看。

基辛格、舒尔茨、阿米蒂奇在听证会上(美国《星条旗报》图)

朝鲜核问题

基辛格认为,朝鲜如果不弃核,将可能动摇国际核不扩散体系。

基辛格在听证会上说:“如果朝鲜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保持军事核能力,这将对核不扩散体系的基础造成动摇。”

“因为朝鲜能够在中美两国反对,世界其他国家不允许的情况下保持这种能力,其他国家将会感觉这是获得国际重视和主动权的方法。”

他认为,韩国和日本也会希望获得核武器,“到那时,我们将生活在一个新的世界里……这需要新思维。”基辛格说。

这种扩散可能会形成一种新的模式,影响美国威慑其他国家避免使用核武器的效果。

基辛格在证词中说,朝鲜的姿态“是对国际社会和平与安全的最迫切的挑战。”他说,解除朝鲜核武装“必须成为事关根本的目标。”

不过,基辛格反对在中俄的门口,对朝鲜发起一场单方面的预防性战争。他说,美国很快“就会走到岔路口”,这将需要“虔诚的思考”。

基辛格说:“运用预防性打击解决问题的欲望会很强,但反对意见更合理。如果美国在中俄身边单方面发动战争,我会感到非常担心,要知道我们在世界上相当重要的这个地区,是得不到支持的。”

基辛格认为,美国的目标应该是促进中国通过制裁向朝鲜施加压力,迫使其放弃核武器。

关于朝鲜停止核导试验换取美韩停止军事演习(双暂停)的想法,基辛格认为,这可能会刺激进一步瓦解美国在这一地区的联盟关系(美日、美韩同盟)的要求。

美韩暂停演习,对于解决朝鲜核问题是有利的一步

“这(双暂停提议)将把‘合法的安全行动’(美韩演习)和联合国安理会几十年来谴责的行动(朝鲜核导开发)画上等号。”基辛格说。

观察者网军事评论员认为,作为帮助美国走过冷战最困难时期的“老臣”,基辛格在朝核问题上的观点其实是非常“冷战”化的。其基本出发点依然是,把中朝关系和美韩关系对应起来,认为中国应该对朝鲜担负“无限责任”。这种认识其实是不符合冷战后国际关系的实质现状的。

在东北亚地区,美国对日、韩的安全问题仍拥有最终的决定权,而中俄对朝鲜的决策,并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。

在这种前提下,基辛格这次虽然点明了一些美国政界所忌讳谈论的话题,但提出的解决方案却并不现实。

据报道,我国外交部副部长孔铉佑5日在韩国与韩国外交部副部长会面后接受韩国记者采访时说:“你们可以不说是双暂停,但事实上是双暂停,我想这有利于推动半岛局势向缓和和稳定的方向发展。”

而理查德·阿米蒂奇则说了这样一番话:“要用核武器毁灭美国,在我看来,你必须同时具备两个要素,能力和欲望。中国有能力,但没有欲望——他们和我们有太多共同利益。俄罗斯有能力,但也没有欲望,他们更倾向于利用东欧和乌克兰来削弱美国。朝鲜和伊朗,他们还没有能力,而且他们是否有欲望也不清楚。ISIS和其他恐怖集团肯定是有意图这么干,但他们没有能力。所以我们应该盯着关键问题,而这个关键问题在于,避免让我们竞争者变成我们的敌人。"

中东问题

关于中东问题,基辛格说,目前中东局势表明,二战后的国际体系在这里正在崩溃。

“每个国家都参加了战争,或者受到冲突的威胁,”基辛格说,击败IS后,主导的问题是“接下来怎么办”,以及如何瓜分恐怖分子曾经占领区的问题。

中东:每个国家都参加了战争

“伊朗核俄罗斯的力量将主导这一地区,我们将会看到从德黑兰到贝鲁特都被整合起来,”基辛格说,他认为,这“将会削弱这个地区的基础,并成为长期的挑战。”

中国、俄罗斯和美国

基辛格表示,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,将是中国、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大国关系。他认为,未来的问题是,这三个大国间如何构建和平前景下的战略关系,三国间的价值观能否互相容忍,并达成一致建立新的国际法。

“力量的平衡必须维护,”基辛格说,“这是三国间关系的关键问题。”

基辛格说,为了世界和平,美国和俄罗斯必须合作,因为俄罗斯拥有庞大的军事实力,并且其领土横跨11个时区。

“我认为现在应该寻找与俄罗斯进行有意义对话的方法,”他说,与俄罗斯冲突的主要障碍是乌克兰,基辛格认为,吸收乌克兰参加北约是“不明智的”,但“也不可能让它成为俄罗斯的卫星国。”

“乌克兰是我们新概念下的边境地带,”基辛格说,理想的解决方案是,让乌克兰在政治上和经济上成为西方的一部分,但如同冷战期间的芬兰一样,对俄罗斯保持中立。

“问题是,如何达成军事上的协议,结束该地区的冲突。”他说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MORE Health与美国AI公司达 日“劳动方式改革法案” 美国休斯敦:"家庭日" 华尔街投行勾勒2018年美 美国零售业破产潮继续

Copyright 2010-2016 版权所有